上海11选5投注
上海11选5投注>彩票图标>克伦克——成绩都是浮云,利益才是王道

克伦克——成绩都是浮云,利益才是王道
时间:2019-11-10 00:00:49   来源:匿名   

他为人低调,不露锋芒,被媒体称为“沉默的斯坦”;他拥有极佳的商业资源与经商能力,已成为全球顶级的体育产业大亨;他因为“吝啬”而口碑不佳,被阿森纳球迷称为“吸血鬼”、“最差老板”。本期的《百佬汇》,为您带来的是阿森纳的现任老板:斯坦-克伦克。

基本资料

姓名: 斯坦-克伦克(stan kroenke)

生日:1948年12月18日

年龄:71岁

国籍:美国

出生地:圣路易斯

职位:阿森纳俱乐部老板

入主俱乐部时间:2007年

对俱乐部贡献评价:

资金投入(1):★

对球队关心(1):★

俱乐部成绩(2):★★

第一桶金

1948年,伊诺斯-斯坦-克伦克出生于美国密苏里州一个殷实的中产家庭。他的父母均是狂热的体育迷,甚至克伦克的名字就来自两位美国职棒大联盟(mlb)圣路易斯红雀队的名人堂成员:伊诺斯-斯劳特和斯坦-穆夏尔。

在家庭的熏陶下,克伦克从小就对各种体育运动十分着迷,但并没有太多运动天赋的他却很难参与其中,只能羡慕的看着学校里那些吸引女生目光的运动达人们在球场上尽情的表演。相比之下,青少年时期的克伦克学业成绩则优秀的多,不但顺利进入了密苏里大学学习深造,更是在几年之内先后攻下了文学学士学位、理学学士学位和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成为了学校里一位不折不扣的学霸。

1971年,23岁的克伦克在科罗拉多滑雪时,与和他同龄的安-沃尔顿相识,两人很快便坠入了爱河。值得一提的是,安-沃尔顿正是极为富有的沃尔顿家族的千金——安的父亲山姆-沃尔顿和叔叔巴德-沃尔顿在1962年创立了沃尔玛,从此逐步成为了全球零售业的顶级大亨。

安-沃尔顿的这一特殊身份为克伦克的财富之路提供了极佳的环境。两人相恋后,克伦克便经常跟随沃尔顿家族一起四处旅行,他们攀登峡谷、观赏鸟类,留下了无数美好的回忆。但更为重要的是,旅行途中,他们还会顺道为沃尔玛寻找合适的零售商场,这让克伦克可以近距离向全美最为成功的商人学习经商与谈判的技巧,并在自己做决策的时候能够获得十分靠谱的指点与建议。

依托沃尔玛的业务扩展,1991年,克伦克主导创立了房地产开发公司thf实业(thf realty,thf意为to have fun),公司的主营项目包括了购物中心、零售商场以及商用住宅的开发建设。在沃尔顿家族的帮助下,公司发展顺风顺水,几年之内便坐拥全美一百多家购物中心的股份,这也成为了克伦克财富之路的第一桶金。通过成功的商业运作,克伦克在密苏里州的知名度和社会地位也稳步提升,他曾在《圣路易斯邮报》的采访中自信的告诉记者,“我是土生土长的密苏里人,我们州的人都认识我,人们知道我是可以信赖的,大家知道我是个正直的人。”

财富之路

1993年,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nfl)宣布扩军,圣路易斯当地的一个财团曾对此颇感兴趣,但最终却因为资金问题而以失败告终,只好眼睁睁看着扩军球队去到杰克逊维尔和夏洛特安家落户。

这一切,克伦克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从那时起,进军体育界的想法便在克伦克心中扎下了根。因此,当1995年nfl球会公羊队决定搬离洛杉矶时,克伦克果断出手,以80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公羊队40%的股份,并将公羊队的主场搬到了圣路易斯。得益于自己在密苏里州的声望,在这一过程中,克伦克几乎没有受到任何阻力,甚至成功说服政府动用圣路易斯公众资金打造公羊队的新主场——爱德华-琼斯圆顶体育场。同时,克伦克还获得一项了优先选择权,即在时任俱乐部老板弗朗提尔出售其所持的球队剩余股权时享有优先购买权。

当时,美国许多媒体曾猜测克伦克之所以投资nfl,或许是因为自己儿时对体育运动的疯狂喜爱。但现在看来,这种想法真是太傻太天真,因为在入主球队之后,克伦克从不关心球队的战绩,甚至很少到现场看球。他从来就不是一位如马克-库班一般的球迷,他只是敏锐地察觉到了体育产业中蕴藏的无限商机,而nfl赛事无疑是全美最大的体育生意。

为了在体育市场大展身手,1999年,克伦克成立了以体育产业为主营业务的kse公司。前文提到过,房地产是克伦克的发家之道,长期占据着其财富的中心位置。因此,在克伦克的生意经中,所有产业最终都要以不动产的形式固定下来,然后再附加体育、娱乐、传媒等各类服务,最后才能形成财富的增值。换句话说,在克伦克心里,运营好一座球场(或球馆)远比球队的成绩重要的多,这个观点的形成可能也与美国职业体育赛事普遍没有升降级压力有关。

2000年,kse公司以4.04亿美元的价格买下了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ba)球会丹佛掘金队、以及北美职业冰球联赛(nhl)球会科罗拉多雪崩队以及上述两支球队的体育馆百事中心。交易完成后,克伦克依旧对这两支球队的成绩不闻不问,但却在对百事中心的商业开发中赚了个钵满盆满——除了承担nba、nhl赛事外,百事中心每年还会举办数百次体育及文娱活动。此后,克伦克一发不可收拾。2002年至2004年,他先后买下了同样将百事中心作为主场的afl(美国室内橄榄球联盟)球会科罗拉多粉碎以及nhl(美国曲棍球联盟)球会科罗拉多猛犸,这让他的团队可以根据各类赛事的日程,统筹安排更多的文娱活动,将百事中心球馆的商业价值开发到了极致。

2004年9月,克伦克又买下了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mls)球队科罗拉多急流,随后便开始着手为球队建设新的球场,并在球场周边全力开发房地产项目及配套设施。2007年4月,克伦克亲自为急流队的新球场揭幕,那是当时美国最大的足球场。据媒体报道,在这座球场建成前,克伦克在球场周边的房产项目便已销售一空,球场举办大型演唱会的合同甚至签到了一年之后。

经过多年的耕耘,克伦克手下的球队虽然在各自的联盟中均属中下游(除了公羊队,他们曾在2000年勇夺nfl超级碗),但却为他本人带来了极为可观的利润——2010年,克伦克的身家已达到18亿英镑,这也更加扩张了克伦克在体育领域的野心。那一年,他以4.5亿美元买下了公羊队剩余60%的股份,时隔15年之后终于完成了对这支nfl球会的私有化之路。这笔接近他身家五分之一的投资,对当时的克伦克来说绝对算是一场豪赌了。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这一次,这个家伙又赢了。2016年,克伦克利用自己的影响,成功说服各方,让公羊队重新回到了洛杉矶,这一举动直接促使球队的估值翻倍。随后,他豪掷26亿美元,开始在洛杉矶英格尔伍德打造自己新的商业帝国——洛杉矶娱乐中心。项目不但包括一座拥有80000个座位的体育场和一个拥有6000个座位的表演场地,还将建设一座此前已获批准的好莱坞公园,同时建成2500个商业住宅、一个拥有300个房间的酒店、89万平方英尺的零售店、78万平方英尺的办公空间等。当项目全部落成后,克伦克的资产又将因此迎来一波飞速增长的模式。

一段孽缘

克伦克和阿森纳的孽缘要追溯到2007年。彼时,俄罗斯寡头阿布拉莫维奇入主切尔西,并在英超赛场大获成功。在此背景下,刚刚修建了酋长球场并因此身背巨额债务的阿森纳也开始考虑寻找有钱的外国老板。不过在外资选择上,俱乐部内部却出现了严重分歧。前阿森纳副主席大卫-戴恩希望像切尔西一样投靠俄资,并率先与富商乌斯马诺夫开始了合作。但在董事会中占据绝大多数位置的保守派,却担心阿森纳成为寡头手中的玩具,因此选择引进美资作为对抗。

克伦克与乌斯马诺夫

就这样,克伦克来了。起初,他通过自己的kse公司买下了格拉纳达风险投资集团名下阿森纳9.9%的股份,随后又继续从其他股东处收购股份,使之持股比例达到12.19%。2008年4月,kse公司从独立电视台获得了阿森纳网络公司50%的股份,这也帮助克伦克顺利进入董事会。此后,克伦克开始利用董事会对乌斯马诺夫的防备,与其他大多数股东结成了联盟,并连续买下多位阿森纳个人持股人手中的股份,到2009年底,他在阿森纳的持股比例已经达到29.9%。

彼时,克伦克凭借着自己低调务实的作风和雄厚的经济实力,逐渐取得了阿森纳球迷和管理层的支持。时任阿森纳首席执行官的加齐迪斯还曾将克伦克的商业模式描述为多元化的体育娱乐业,“看看丹佛市场的斯坦·克伦克,他不仅拥有运动队,还拥有体育馆和在当地电视台分发体育节目的电视台,他甚至拥有一个名为tickethorse的内部票务系统。”2011年,克伦克又连续收购阿森纳另外两大股东丹尼-费兹曼和巴斯韦尔-史密斯的股份,终于以67%的持股比例成为了俱乐部的最大股东。

最重要的是,在管理层的支持下,克伦克始终拒绝乌斯马诺夫进入董事会,这使得俄罗斯人手中30.04%的股份始终无法产生任何实际影响力。乌斯马诺夫也曾尝试收购克伦克手中的股份,但最后却都以失败告终。到了2018年,可能乌斯马诺夫自己也明白,在得不到董事会足够信任与尊重的情况下,死握着阿森纳三成股份根本毫无意义。最终,他决定以6亿英镑的价格将股份卖给克伦克。这一决定对他本人来说或许也并非坏事,相比于俄罗斯人的原始投资,此番转手他获得了高达数亿美元的利润。

然而,在克伦克完成了自己对阿森纳俱乐部私有化之路的同时,兵工厂的球迷们却因此而痛苦不已。克伦克始终高举“良性循环”大旗,坚持让俱乐部自给自足,自美国老板2007年第一次买下阿森纳的股份到如今,这位亿万富翁在12年间没有为俱乐部投入过哪怕一分钱。若非球迷们强烈抗议,克伦克甚至可能以“咨询服务”的名义每年从球队拿走300万英镑。据说,克伦克还曾考虑为酋长球场加一个盖子,使其变为全封闭式球场,以此来增加球场对音乐会的吸引力。

期待曙光

一直以来,得益于教授温格美丽足球的战术理念,阿森纳的盈利能力在欧洲足坛始终处于顶级行列。然而,在金元足球的时代背景下,多年来的“零投入”直接导致球队在转会窗口捉襟见肘,甚至一度只能靠卖队长来维持正常运转。球队实力不升反降致使成绩下滑,在16/17赛季未能取得欧冠资格后,阿森纳各项收入大幅降低,让球队在转会市场上的竞争力进一步下降。

如此恶性循环,使克伦克成为了球迷心中的罪魁祸首,但在笔者看来,阿森纳管理层同样应该为如今的局面承担不可推卸的责任。在克伦克拿下乌斯马诺夫的股份后,今后将不会有人知道阿森纳真实的财政状况究竟如何(以前还有个股东大会),有球迷曾担心,阿森纳将彻底沦为克伦克生财的工具。但讽刺的是,当初克伦克得以顺利入主阿森纳,不正是董事会担心球队会变成俄罗斯寡头乌斯马诺夫手中的玩具么?遗憾的是,屠龙的人最终变成了龙。

前文提到过,克伦克从来就不是什么球迷,他的身份只有一个,那就是商人,他甚至没有义务为满足球迷的诉求而放弃自己的利益。2017年,克伦克就曾在波士顿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的体育分析峰会上说道:“如果你只想赢得冠军,那么作为商人的我永远都不会参与进来,我认为体育运动里最好的老板就是两者都要看。如果我没有一个好的商业收益,我就不能负担支出,不能得到最好的球员,除非你有别的依靠和别的更好的收入来源。”

今年2月,率队闯入超级碗的洛杉矶公羊队主帅肖恩-麦克维曾表示,“克伦克是个好老板,他几乎有求必应,他会照顾球员们的合同,并向我们提供球队需要的高科技设施设备,当你看到公羊队的新体育场项目时,你就会发现它真的太出色了。”这段话曾让阿森纳球迷哭笑不得,但事实上,即使面对“亲儿子”公羊队,克伦克的投资也均是以体育场项目及相关配套设施为主。笔者始终认为,资本的逐利性是导致克伦克对公羊队进行大手笔投入的重要因素,并且这些投资与公羊队闯入超级碗没有任何直接的关系(就像15/16赛季,阿森纳在双杀莱切斯特城后曾无限接近过英超冠军奖杯,假如那个赛季阿森纳能够如愿夺冠,笔者相信没有人会将此功劳归功于克伦克)。毫无疑问,克伦克最关心的依然不是公羊队的成绩,而是他洛杉矶的基建项目能够带来的巨大收益。

让人感到欣慰的是,2017年、2018年,阿森纳在引援资金的投入上已出现回升势头。2019年夏窗,虽然转会预算再次缩减,但优秀的运作团队却用一波神级操作将4500万英镑利用到了极致,或多或少让人看到了些许希望。其实,以阿森纳的纸面实力很有机会能够在本赛季争夺一个欧冠名额,到那时,或许才是球队走出阴霾的开始吧。

最后要说的是,被克伦克伤的最深的或许真的不是阿森纳的球迷。1995年,克伦克第一次买下公羊队的股份,成功说服政府动用圣路易斯公众资金打造球队主场时,直接导致政府欠下了3600万美元的贷款,需要一直偿还到2021年。当克伦克为了自己的商业利益,无情的将公羊队迁回洛杉矶后,圣路易斯已经很难再吸引到新的球队了。这意味着所有圣路易斯纳税人都要为这座老旧的体育场继续买单,但却收不到任何回报甚至再也看不到哪怕一场nfl的球赛了。

(shy)

随机推荐
  • 紫荆福彩3D第19175期预测:关注和值9 13 15 17
  • 体育意甲情报:桑普主力前锋德弗雷缺阵
  • 退伍老兵买彩中4千万挥霍破产
  • 竞彩足球:圣彼得堡泽尼特报价文路拉斯
  • 大乐透第18031期分析:前区胆码看好大偶数
  • 双色球第15140期:蓝球胆码06 12 15
  • 国足主场放在哪能把对手玩死?
  • 风信子排列三第18212期预测:杀一尾6
  • 周日竞彩足球-033 西甲赛事推荐:比利亚雷亚尔VS塞维利亚
  • 体育巴甲情报:维多利亚历史交锋主场3胜2平

© Copyright 2018-2019 weldgrind.com 上海11选5投注 Inc. All Rights Reserved.